https://www.storm.mg/article/500328
酬庸,這中國自古以來就有的制度。最近某單位自詡為東廠,「東廠」這個單位就是因為明成祖發動「靖難之役」成功後,獎勵在南京裡應外合的宦官所設置的,所以基本上「東廠」就是酬庸,但明成祖不愧是千古一帝,酬庸不是不用幹事的,遷都北京後,為了鎮壓政治上的反對力量,東廠就負責這方面的工作。


到了台灣以後,兩黨輪流執政,跟對人的輪流被酬庸,也很正常。不同的地方是,國民黨酬庸一個人,民進黨酬庸一家人,國民黨酬庸給位子,坐領乾薪,出入有車,但無太大的權力;民進黨酬庸,到現在看來,居然會把掌權的位子給出去,真有明成祖之風。但是,執政黨嘛,你能說什麼呢?不過,把北農總經理拿來酬庸也就算了,連北農總經理助理的位子也吃了,真的是大小通吃。

「誰殺了外交官」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具名評論大阪辦事處處長輕生之事,其中提到「民進黨上台以後,大幅撤換駐外使節中的職業外交官,改派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或其子女。這些政治任命的大使丶代表丶公使丶副代表,全都在派駐在好山好水的城市,如東京丶巴黎丶柏林丶愛爾蘭丶瑞士丶泰國等地,沒有一個派往需要打仗丶捍衛邦交丶生活艱困丶需要忍受瘧疾黃熱病的非洲丶太平洋小島或加勒比海。

這些政治任命的駐外大使丶代表,不必經過外交特考,也沒有任何客觀的條件規範,在這些舒適的城市,佔盡便宜,坐享公費支付的官邸丶專屬轎車司機和年薪三百萬以上的俸祿。由於這些政治人物的生涯規劃根本不在外交工作,而在於國內的政治升遷,因此他們最在意的事,大概不是把對外工作做好,而應是好好接待來自國內的民進黨高官;他們汲汲營營的,可能不是如何尋求外交突破,而是在外國人面前宣揚或辯護蔡政府的國內政績。」(聯合新聞網)國內的位子不夠,還吃到國外去,為的就是回國再吃國內的位子,體制內的位子不夠,再開黑機關再吃,胃口之大,飢不擇食。


而口不擇言就不用細說了,簡單講,粗俗但是貼近時事的說法就是「講幹話」。從一例一休總統說:去跟你的老闆說。吳秉叡:可以不用支持民進黨,這是蔡主席交代的謙卑嗎?前國防部長馮世寬在接受訪問時給予自己「超過100分」的成績,前教育部長吳茂昆:學術沒有真正的民主,賴清德:乾淨的媒,到近期因為水患,賴清德院長的「上帝說」,徐國勇部長的「感冒說」,邱議瑩:你們以為是台北跟高雄嗎?謝長廷:台灣內部的中國政黨設置慰安婦銅像破壞台日關係與管不到大阪辦事處,自詡為「東廠」等等⋯⋯族繁不及備載,面對一個飢不擇食與口不擇言的執政黨,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的好朋友告訴我,身為一個「資深政治幕僚」在文章除了提出問題之外,還要能給予解決問題的建議,可是,我想這些問題應該不用當過政治幕僚的人都能夠解決吧,就是在蔡總統的那句話,謙卑、謙卑再謙卑,執政黨作到了嗎?面對問題不思解決,只想卸責,讓全國人民誤認還是國民黨在執政(雖然國民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野)這就是執政黨的問題所在,解決之道,罵不還口,做就對了。大家發現了嗎?這次嘉義市沒淹水,涂醒哲為何不說?因為他只做不說,我看也不敢說。

最後,再回到飢不擇食吧,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文章的最後一段,「一位大使前輩就曾親口對我說:現在不要叫年輕人考外交特考了,考得再好,還不如去當民進黨助理,跟對人,幾年就可以當大使。」只能說,這位前輩,實在太專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rrow 的頭像
Sorrow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