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ew7.com.tw/NewsView.aspx?t&i=TXT20150407213425GB2           
──訪拘提鄭南榕現場總指揮官侯友宜

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是拘提鄭南榕時的現場指揮官,當爆炸發生的那一剎那,他馬上意識到:他及他的長官們要倒楣了!

吳俊彥

在接獲高檢處檢察官陳耀能簽發拘提鄭南榕到案的拘提令後,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侯友宜心裡就不是很舒坦,從上次拘提洪奇昌的經驗,直覺告訴他:這將是個棘手的任務。

造成悲劇受人批評

而當四月七日早上九時許,鄭南榕辦公室傳出一聲巨響,火舌隨即吞沒整個雜誌社後,身為現場總指揮官的他馬上意識到:他及他的長官們要倒楣了!

侯友宜是個知名度相當高的刑警人員,任職台北市刑大除暴組組長時,他指揮偵破多起重大刑事案件;在蔣延遠擔任中山分局長時,他調升為中山分局的刑事組長,成為全國最年輕的刑事組長。

市刑大隊長王郡繼蔣延遠出任中山分局局長,這對老搭檔再度碰頭,頗引人注目,然而,在這次拘提鄭南榕事件中,他們兩人備受詰難,雖然他們以蒐證的錄影帶,稍微止息了「警方殺人、縱火、焚屍」之悠悠眾口,但動用近兩百名警力拘提鄭南榕,以致造成悲劇,卻仍然受人批評。

在這次行動中,警方自中山分局刑事組、民權二派出所、北市消防大隊、霹靂小組共同召進近兩百名員警參與拘提,同時出動三組蒐證小組(雜誌社對面國小制高點、正面對平地各一,另一組隨同拘提人員入內),但由於最關鍵的「擲汽油彈」畫面沒有拍到,許多人看了警方經剪輯的蒐證錄影帶後,仍寧願相信警方的說法只是「合理的解釋」而非「純然的事實」。

現場總指揮官侯友宜接受本刊訪問,提出了他對當天行動的看法,他的說法當然只代表了警方的立場,以下是訪談摘要:

兩百員警小題大作

問:檢察官發出拘票後,據說鄭南榕就得悉拘提日訂在四月四日至八日間,警方當時的保密措施怎樣?
答:警方不可能洩密,在當天早上七點半執勤前教育前,只有我和分局長兩人知道,而且勤前教育時我也沒告訴他們要拘提誰,檢方當然更不可能洩密。

問:出動多少警力?
答:我自己組內出動了二十八人,另外消防大隊、霹靂小組、管區民權二派出所都有支援人手,詳細數目我不清楚,但人數應該不超過兩百人,沒有外傳那麼多。

問:鄭南榕又不是槍擊要犯,這麼多人去拘提他,是不是太小題大作了?
答:我們並不是兩百人衝進去抓他吧!進到大樓的只有十幾個人,我認為這個數目是合理的。

進到大廈的十幾個人中,民權二派出所的張奇文主管及兩名警員、里長王澎坐電梯上去,我組內的鄧巽昇巡官則帶著消防大隊、霹靂小組及蒐證人員步行上去。

問:怎麼想到要消防大隊支援?
答:我們早有情報說鄭南榕有汽油彈,所以要求消防大隊支援,而且我們也知道他們雜誌社外都有鐵柵門,消防大隊必要時也將支援我們燒斷鐵柵門。

問:據說你們是以破門而入的方式到大樓內?
答:不是這樣,從蒐證的錄影及照片可以證明,一樓的大門原本就開著,張主管在一樓按了門鈴後,三樓沒有回答,而同時卻放出很大聲音的歌曲,這時候我們才走入大樓內。

問:進到大樓後的情形呢?
答:鄭南榕在三樓的電梯門、以及二樓通三樓、三樓通四樓的樓梯通道上,都設下鐵柵門,我們兩組人都沒辦法進到雜誌社內。

張主管只好在電梯裡大聲唸拘票,但唸了兩次裡面一點反應也沒有。

在樓梯的那一組同仁也被攔在鐵柵外,當時站在最前面的是「消大」的人員,中間的是霹靂小組及兩位蒐證人員,最後則是我們刑事組的人。

問:所謂的「汽油彈爆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答:張主管念了兩次拘票內容後,裡面除了傳出很大聲的音樂,就沒有其他的反應,但過了一會兒,裡面向二樓上三樓的樓梯丟出了汽油彈,我們「消大」的同仁站在最前面,而且又沒穿石綿衣,所以受傷最重,兩位拿ENG及照相蒐證的同仁也閃躲不及受到灼傷,倒是霹靂小組沒什麼受傷、站在隊伍後段的鄧巽昇巡官被前排的同仁擠壓反而摔斷了腿。

唯獨漏失了重要畫面

很慘啦,你看「消大」的莫警官整個臉被燒成那麼樣子,在官校時,他可是有名的帥哥。

問:蒐證的影帶及照片為何獨缺這段?
答:來得太突然了,根本來不及拍,你想想看,莫警官不愛當帥哥嗎?如果不是事發突然,他的臉會燒成這樣嗎?鄧警官會摔斷腿嗎?遇到那種事,人都有閃躲的本能,蒐證同仁沒拍到是事實,但能怪他們嗎?他們也是人啊!

問:相信你也聽了「警方故意縱火」的說法?
答:那是無稽之談!從我們外面另外一個制高點拍攝的蒐證影片就很清楚,是從最裡面的總編輯室爆炸「轟」出大火,然後整個房子成為火海。

問:也有人說消防隊故意慢來,蓄意活活燒死鄭南榕?
答:那也是亂講一通!當時火勢很大,而且房子外面都有鐵欄杆圍住,消防人員都盡了全力。

問:傳言說「警方曾二度焚屍」,而且也破壞了現場,你怎麼說?
答:檢方未到現場前,我們不可能移動現場的任何東西,如果說我們二度焚屍,那總有火光或煙吧!

問:那麼鄭南榕左腳下半截怎麼不見了?
答:法醫說是因爆炸而炸碎,再加上大火而焚成灰,那是專業知識,我瞭解也不多。

問:王郡分局長曾說在現場發現有棉紗、玻璃瓶,可以證明鄭南榕確有汽油彈,但化驗結果如何?
答:還不知道,仍在刑事警察局裡。

問:到了晚間時,你們為什麼仍守在四樓不下來?
答:我首先要澄清,並不是我們「怕」,而是當時家屬沒有完成「認領屍體」的手續,我們有責任保護鄭南榕屍體,所以我們只留了兩位同仁在三樓現場看守,其餘都撤到四樓待命,以免與情緒激動的民眾發生不必要的衝突。

問:家屬完成手續後,你們還是沒有下來啊!
答:那時候巷子裡還有一百多名民眾,我認為那還不是撤退的好時機,但不是我們怕了,我們這四、五十人要強行撤退一點也不難,我只是不想這麼做。

問:四樓的住家怎麼如此「合作」?
答:四樓是南山人壽的員工宿舍,我們也是向他們臨時商借的。

問:外傳警方在雜誌社電話線路做了手腳,以致電話一直占線或撥不出去。
答:沒有。

問:這次拘提案釀出這麼大的不幸及風波,你有何感想?
答:我很不想接這樣的案子,但身為警察,只有服從命令。

我幹了九年的刑警,抓了不少重大槍擊要犯,像「珍珠呆」梁國愷就是我抓的,過去再危險的任務,我的手下從沒受傷過。

但上次拘提洪奇昌及這次事件,我的手下反而都有人受到重傷,你要我怎麼說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rrow 的頭像
Sorrow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