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與京都大學的都留俊太郎見面。他來台灣是為了寫關於二林蔗農事件的論文,於是來訪,我將家中一些老照片拿給他看,並且講述這些照片背後的故事

我們翻到阿公以前寫的日記,由中文和日文寫,而最前面是他所寫的"東京遊學記",紀錄他在日本大學時代的事情。從阿公的紀錄當中,可以得知當時的台灣人,即使是留學生,還是很有漢民族的認同感

-------------------------------------------------------------------------------

東京遊學記

昭和14年級民國28年3月自基隆坐輪船去神戶,再坐火車去東京站,陳柑菓兄和東綠弟到東京站迎接後,暫住明治神宮外的原宿廖道雄兄家,後再搬到京成電鐵津田沼駅邊,東綠弟的下宿居住。當時東綠弟在附近的臼井中學讀書。經該地新聞社分社設主的勸說,決定去日本大學讀拓殖科農科科目。同時和東綠弟搬家到山手線代代木駅,明治神宮後面的藤野家住宿。下宿代是一個人18元,兩個兄弟住在一個八疊和食(?)並供朝晚兩次的飯食。鄰居有郭篤徽兄弟、平井兄、孫木卿先生、陳清勳表弟、陳景嵐兄及其姊姊和數位台灣學生住宿。郭篤徽兄當時考上東京醫專,後來再考上日本醫大預科;清勳表弟在興(?)亞醫學院讀書,陳景嵐兄在日本大學法學部讀書;孫木卿姑丈來去東北藥專讀書;平井兄即一起在日本大學拓殖科農科讀書,鄰近還有日人八木兄弟在,廖芳雄兄的一家族後來搬到渋谷,代代木練兵場附近。秀雄兄後來去大阪念日本大學理科,道雄兄去京都臨時醫專讀書。柑菓兄即在日本齒科醫專讀書,廖彩瓊姊在東洋齒科醫專讀書。其他有很多台灣留學生,據說當時自台灣去日本留學的學生約10,000人,未知正確否。

 

日本大學拓殖科是當時新設的學校,有農業、貿易、經濟專攻科,全校台灣學生約有30人,大家都想去海外發展而來讀書。當時日本大學留學生各學部、專門部合計有數十人,結成有”日本大學台灣同鄉會”,由劉旺才兄等為中心構成,後來我和吳有輝兄亦曾作幹事。記憶中同學有劉旺才、李鉎源、蔡桔來、邱仲川、蕭維錡、李天送(元宏)、彭瑞恩(德)、李夢月、陳常俊、吳有輝(俊明)、蘇..、張德、楊速莖(?)、林清洎、林中山兄、張如柏、張耀東、莊乃文、陳山林… 等,人數相當多,年齡相差很大。我是自台中一中五年級畢業後即入日本大學讀書,年紀相當輕。劉旺才兄當時在讀法學部,正在準備高考,相當賞識我個人。

 

進入農科以後,因先父對農業的貢獻,使我認真讀書,雖然沒有甚麼特點,只天天按時上課,不知所在請教老師。暑假,請老師介紹返台赴各機關學習研究。第一年暑假,由先父帶往台中州立農事試驗場實習,聽末永場長(仁)(註:即台灣蓬萊米之母,末永仁先生)對我個人的農業氣象課目。其他年度赴台北氣象台、糖試所、鳳山園試所、新興製糖會社(杉田茂衛門氏指導)實習,兼去南方經濟研究所等實習。在學校與同學(日人)組織農藝研究班等,並由本人提倡赴中央氣象台等參觀實習。

 

入日本大學後,即參加”南洋研究會”,本人特別注意研究南洋華僑事情,得自由前往南洋協會、南洋經濟研究所、太平洋協會等自由取閱資料。後來成為太平洋協會會員之一(鶴見祐輔、山田文雄氏主持),經常聽取講演,自由取閱研究資料。後來有機會去滿鐵見華僑研究家井出季和太氏,能收集華僑資料。在二年級時曾在大學研究會發表 “南洋華僑”演講,並在大學誌發表論文,經倉田先生等推薦,由山岡總長發給”日本大學特別研究生章”一枚,並自行參加研究室從事研究工作。我研究南洋華僑的目的是依據自己的漢民族精神。當時自太平洋協會得知日本南進的消息,認為日本如果進入南洋以後,我們的同胞南洋華僑將受嚴重的害, 因此主張華僑對南洋經濟開發貢獻的重要性,要日本人不要加害華僑為目的。果然日軍進入南洋以後,為討好原住民,對華僑有所加害,特別對抗戰有貢獻的華僑加害為深,受害者不計其數。

 

在研究中間,得知日軍將集結海軍到ア ッ ツ 島(北方島)(註:即Attu Island,阿拉斯加列島之一),然後直南下攻擊檀香山的計畫及”細菌武器”的討論。同時在台灣學生的研究生中,由柯源卿兄(註:台大公共衛生學院退休教授,臺灣公共衛生前輩)介紹仁科博士(註:仁科芳雄)的原子研究消息,當時台灣學生也有知原子炸彈將出現的知識。對原子的理論,因自己知識浮淺,未得完全了解,則知各國(德、美、日等)也有開始競爭製作特殊武器(如V2飛彈、細菌彈等)。柯源卿兄是台中一中的前輩,在東京帝大唸醫科,故水準較高,對我們台灣學生提示原子的智識,值得佩服。

 

葉榮鐘先生是鹿港名人,當時是”興南新聞”東京支局長,經田中許胡先生的介紹,前往支局拜會,招待我オリンピック(Olympic)的西餐,並請我寫一篇有關日人南進野心的論文,當時我非常幼稚,依據我自太平洋協會等所得的智識預測日軍可能南進,同時主(張?)日人要重視華僑的經濟生活,非常慚愧。

 

許胡先生是田中人,當時在銀座某雜誌社寫原稿,經苑室兄介紹,前往拜訪。他也是先父的知己,對我和東綠都很照顧,我們去銀座時一定去看他。

 

許胡氏君曾編”遠東雜誌?”,由他介紹認識葉榮鐘先生。民國卅年,台灣留學生曾在日比谷公會堂舉辦音樂會,於此認識他校大學生及社會前輩。音樂家黃演馨先生為其中一位,他畢業於立教大學,後來曾去南洋工作,為魏根萱先生之一位好友,光復後在華南銀行服務。他是石岡鄉名望家。民國廿九年,台北蘆洲庄出身的李廬居先生前來東京作中日和平運動,斡旋蔣中正先生與日本締結和平,他認為日本應自中國大陸退兵,和國民政府和平為目標,此工作因太平洋戰爭發生而失敗。如果終日能真正和平,也許中國的政治有大變化。後來李先生歿於大陸。當時南京有汪精衛執政,李先生主張如果日本有誠意和平,應予派皇族代表天皇,與蔣先生和談。當時日本土肥原將軍聞亦在作中(重慶)日和平運動。或許日本國要出兵南洋,故特與蔣先生和平,利用駐中國大陸的日本軍隊與英美荷蘭等國家作戰?這是一個謎,在歷史上無人提起,亦無記載。

 

當時因李先生之介紹,認識大村謙太郎先生,他是一位歷史學家,其令尊為日德協會的大村先生。為接觸大村先生,我搬到”….”(這部分空白沒有寫)居住。他讓我看一冊ジンギスカン(註:成吉思汗)傳記,讓我的胸懷要開闊。當時有認識律師牧瀨幸先生,他是? 櫻社(film會社)的顧問辯護士,讓我們台灣學生研究開會,帶我去”霞會館”聽日本神敕研究會,了解日本人的心境。當時日本人講師說「豐葦原穗豐みずほの非は此れ我が皇孫の治しめす那なり、汝皇孫行いて治せ、さきくませ、あまつひつぎはきはまり無かるベし」の「べし」是推量的助動詞,與台中一中廣松校長的解說” ”絕對的助動詞不同。他說如國家的立國目標不對,日本也會滅亡,警告日本政治家不要妄為。後來日本果然被美國打敗,天皇差一點失去皇位。日本侵略大陸,其歷史起於豐臣秀吉,後來起於明治維新獲(?)新的明治政府,經日清日露戰爭的勝利,日本人得意忘形,長期侵略中國,忘記日本人的血統、文化來自中、韓兩前輩,實在不幸。到底日本人的血統中,有多少中、韓人的血統,迄今尚無統計表示。日本人多數不知道自己的正確家系。

 

IMG_20160926_094107.jpg

IMG_20160926_094127.jpg

IMG_20160926_094137.jpg

IMG_20160926_094151.jpg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