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些人很愛滿口"難民"、"流民"、"流亡政府",甚至"支那賤畜"等帶有強烈歧視意味的用語。他們自以為是貶低1949年來台的國民政府,其實是在貶低自己,讓人看笑話。尤其是那個自以為是左派,其實是個大右派,專門監督在野黨和前任總統的奇怪在野黨時代力量及其信徒,特別愛給自己出這種糗。

"難民"? 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領土,從自己國土的這部分搬到另一部分,算是難民嗎? 那麼那個向屏東縣政府檢舉了五次黑心油不被受理的老農,受到黑道威脅而搬遷到台灣其他地方,他也是難民囉?

好,就算是難民又如何? 美國有多少難民? 歐洲有多少難民? 美國許多頂尖科學家原本是難民,但是在美國那塊土地上發光發熱,難民有何可恥? 何況這些大陸來的"難民"不但為戰爭後民窮財盡的台灣帶來了金條、紡織機械等建設基礎,更重要的是"人才"。

"流民"? 如果他們為了這個名詞可以貶低大陸來台的"外省人"而沾沾自喜,那麼就不要怪人家笑這些人白癡了 -- 他們在貶損自己的祖公耶!!! 誰沒事要越過凶險的黑水溝到台灣? 絕大多數是家鄉混不下去了嘛!!! 或者是窮困、或者是亡命之徒,迫不得已只好離鄉背井。再往前追,為什麼會當初流落到華南地區? 就是因為祖公祖媽當了流民了啊!!! 這些人都沒想過自己流著所謂"支那賤畜"的血、遵循著所謂"支那賤畜"的儀俗? 怎麼罵都是罵到自己,不是白痴智障是甚麼?

在北歐,大家以被稱為 racist 為恥、害怕被稱為racist,在台灣卻有一群人以當racist 沾沾自喜,真是蠢到讓人大開眼界!!!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