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Burning.Questions.of.Our.People/photos/a.1590002447896941.1073741826.1581712405392612/1767545093476008/?type=3&theater

說馬英九不作為的自己查一查吧!馬英九從法務部長時就在支持了。小桃阿嬤的告別式,甚至只有馬總統和王如玄到場。
馬總統認識每一位慰安婦阿嬤,真心關懷她們,他從來沒有說過慰安婦是自願的,他代表政府發出嚴正抗議,這樣還叫做不作為嗎?為何不去追究那些暗助支持慰安婦自願說的政客們呢?

------------------------------------------------------------------

「慰安婦」的真實故事搬上銀幕,,觀看人次超越了「海角七號」。不過,不是在台灣,也不是台灣拍的,我們台灣對「慰安婦」問題的冷漠與錯亂,不可能拍出這樣的電影。

這部電影「鬼鄉」,雖然講的是韓國「慰安婦」的故事,但,其實它是所有遭日本強徵的「慰安婦」的共同故事。「慰安婦」的遭遇,比我們想像得悲慘得多。正如同劇中對白,女主角在「慰安所」裡對著同伴說:「我們已經死了!這裡就是地獄。」

片名叫「鬼鄉」,容易令人誤解以為是鬼片。其實導演是借「鬼」與「歸」同音,一語雙關,表達在千里之外的戰場前線,遭虐殺女少靈魂的歸鄉。

真人真事發生於1943年,15歲的姜日出,還是個稚氣未脫的頑皮少女,一日突然被日軍抓住用卡車一路從韓國的尚州家鄉,載往中國大陸長春的日軍「慰安所」。如果我們用「火坑」來形容「慰安所」的生活,那麼,那裡還有另一真正的火坑在等著她們。姜日出老太太親眼目睹了生病的、逃跑的同伴被當成廢棄物,推進一個大坑裡,槍殺後放火「銷燬」。這一場景正是姜日出老太太在接受心理治療過程中,所畫「被燒燬的少女們」。姜日出老太太的經歷壓縮成這幅有名的畫,而導演再把這幅畫解壓縮成為有血肉的電影。

導演Jo Jeong Rae透過「慰安婦」遭遇的寫實描述,引出倖存「慰安婦」埋在心中數十年的,對已成冤魂的同伴「安慰婦」的思念,以及未能一同回到故鄉的愧咎。

試想,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少,被強拉至千里之外的戰場,遭受肉體與精神的凌虐時,最渴望的會是什麼?不管是韓國人、台灣人、還是菲律賓人,相信心裡想的都是–回家!回家代表著平靜,代表著渴望一切都沒有發生,又回到了原點,一切都只是一場惡夢。

台灣「慰安婦」的情況何嘗不是如此。根據伊東秀子提供的日本祕電資料,1942年強拉至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台籍「慰安婦」就有253人。她們人呢?是生是死?我們不是講「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嗎?死了,我們也要把靈魂迎回她們臨死一刻都心懷的家鄉。這不就是「歷史轉型正義」的一部份嗎?當然我們更要真相、道歉、賠償。現在很多人喜歡談「轉型正義」,卻偏偏迴避這段日本殖民統治的歷史,如此就不叫「轉型正義」,而該叫「轉彎正義」。

最後,鄭重向大家推薦這部「慰安婦」電影“鬼鄉”。這部電影可以讓我們在理性與感性上理解「慰安婦」問題,讓「慰安婦」不再只是一個在政治上攻防的冰冷名詞。更重要的是,除了揭露加害者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統治者的暴行之外,也讓我們從受害者「慰安婦」的角度,理解她們的心境與痛苦,完成絕大部份「慰安婦」還來不及說出的遺願:日本認承錯誤、道歉、賠償! 

【勞動黨】•臉書“怎麼辦”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