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xn--m8t83jvx5c.com/2015/11/10/%E9%99%B3%E7%9C%9F-%E8%AB%87%E8%AC%8A%E8%A8%80%E8%88%87%E7%B6%A0%E6%B2%B9%E6%B2%B9%E7%9A%84%E5%8F%B0%E7%81%A3%E7%A4%BE%E6%9C%83/

 

一片綠油油的台灣社會,對之堵爛者極其稀少,或縮頭噤聲不語做烏龜狀。這不足為奇,這只是把歷史再從頭走一遍而已。早期的黨外,方方面面何嘗不是如此,不管任何一個議題,甚至連兒童人權這樣一種理應找不到反對理由的想法,依然是極少數;這個社會的絕大多數人就站在你的對立面,視你為寇讎。誰掌握了媒體,誰就能操控絕大多數人的腦子。

這些都不稀奇。比較稀奇的是,今天即便是一個極為堵爛綠者,他對綠所理解之惡,事實上仍然遠遠遠遠遠遠少於真實狀況,恐怕得乘上一萬倍才足以形容。綠之惡,哪裏是你所以為的那麼簡單而平淡,但你根本無從理解真實,除非你年紀夠大,並且更重要的是,你得 “真的在乎" 是非善惡 (而非在乎某種顏色或政治主張)。

面對一個謊言,你可以努力戳破;兩個謊言,你就加倍努力再戳破。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個不管是來自媒體或來自個人、幾乎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那樣一種局面呢?你只能無言了,任它去死算了。一個屋子,只有一隻蟑螂,打死就行了,兩隻三隻照打不誤,但如果全屋子都是蟑螂,成千上萬,而且更稀奇的是,人們根本見怪不怪呢,這意味著,這地方已經不適合正常人類居住。

我極少上網,除了做研究查查圖書資料,看看巴勒網,聽聽音樂,或是花五分鐘瀏覽國內外新聞標題,除此之外,我不知道網路有何其它用途可言。電腦對我而言,基本上只是取代了我出國留學時花六千元買的那台打字機。特別是繁體中文世界,更是毫無閱讀價值,不是毫無營養的低能蠢話一堆,就是謊言。

為了避免讓我對人性進一步失去信心,我總是盡量避免接觸。有時不小心看到yahoo新聞裏頭的一些報導,真是會讓我對人性、對人這種動物完全喪失信心。柏楊常用 “廉價小說的情節" 來形容人事物之過於典型且誇張,但我發現,真實世界的荒謬無恥之誇張離譜程度,比之廉價小說的情節,恐怕遠遠遠遠遠遠有過之而無不及。

舊國民黨時期,以中時和聯合報及中視和華視為首,遇有特定事件便造造謠,歪曲扭曲一下事實,"塑造" 一下 “輿論";人手一報,不是中時就是聯合,不是華視就是台視中視,媒體上怎麼講,人們就怎麼信。李登輝鬥垮郝柏村等所謂非主流勢力之後,過去二十年來,主流媒體逐漸轉綠,進而一面倒地綠油油一片。

過去藍的媒體只是偶而造造謠,其它言論基本上還是有一定的水平和可信度與參考價值;面對一個、兩個謠言,你比較容易戳破。但綠的媒體可不是這樣,以自由時報和易主經營之後的蘋果日報為首的平面媒體,加上絕大多數電視台,特別是什麼壹電視和民視、三立等,幾乎沒有一句話可信,造謠、扭曲、挑撥族群仇恨,醜化大陸人,攻擊政治異己,成為它唯一的言論內涵。

政治人物也一樣,除了永不停止的反中反華、指控賣台的言論之外,你說這些綠色人渣究竟幹過什麼正經事。

火車站前經常會有一些騙子,看你慈眉善目,或看你呆頭呆腦,智商不高,他就會來跑過來跟你說他錢包遺失,需要買車票返家,要你借點錢給他。我有時明知對方是騙子 (因為這些人經常在原地出沒),仍然故意假裝上當,給對方三百五百。原因無它,畢竟對方的生活如果過得很好,如果他有著家人與朋友照料,也許就犯不著這麼辛苦瞎掰騙錢了。再說,這樣的騙法其實也挺累,說起來也差不多像在 “上班" 一樣。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這三五百是我自願給你,那也就無所謂騙不騙了,就當做是一種微不足道的祝福吧。

但是,天底下肯定找不到像台灣政治人物這樣一種超級輕鬆又好賺的詐騙工作了,什麼正經事都不用幹,只須罵罵賣台、罵罵對岸共匪,三不五時醜化一下大陸人,然後就能名利雙收、坐享暴利了。這也難怪那麼多人爭先恐後想要 “犧牲奉獻" 去當立委當議員當縣市長,因為全世界絕對找不到比這更輕鬆更好賺的工作了。

在過去,詐騙是可恥的,即便是主流媒體也很怕被拆穿謊言。高醫校園就曾經抓到由教官指派的散發黑函學生,當時即便是一般學生都很忠黨愛國,依然對此感到不屑與可恥。這學生,要不是我當時出面保護,掩護他趕緊逃走,恐怕會挨眾人一頓揍。

但這個綠油油的年代,詐騙或造謠,藉此為己謀利或傷害異己,卻已經變成一種基本的國民生活方式;任何一個人,隨時都能上網胡扯瞎掰、造謠抹黑,傷害異己;不但絲毫不以為恥,甚至變成一種英雄行為,媒體還會把你捧成名人,捧成意見領袖。

雖然我向來刻意盡一切可能避免接觸台灣社會的政治訊息,但免不了還是會看到或聽到一些,經常讓我對人性的陰暗醜陋感到觸目驚心,瞠目結舌,非常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要臉,怎麼會有這麼誇張離譜的事,難道我是在做夢?

比方說,明明過去是他所謂的賣台集團國民黨的打手、幫凶與走狗,卻一個個由藍轉綠,並且竄改個人歷史,把自己裝扮成自古以來就是站在反抗國民黨的一方。

當國民黨囂張跋扈,無惡不作時,他堅定地與之結合,忠貞愛國,享受社會美名與稱讚,正義凜然地充當打手,攻擊異己不遺餘力;二十年來,國民黨早已痛改前非,並且奄奄一息之際,這些混蛋人渣卻一個個換了旗子,居然又是忠貞愛(台灣)國,照樣享受社會美名與稱讚,儼然什麼進步、理想份子與時代的力量,正義凜然地充當打手,攻擊異己不遺餘力,甚且誓言要消滅萬惡的國民黨。

這樣的名人,我至少可以舉出100個顯著的例子,遍布醫界、學界、文化界與社運界等等等;而且,越是激進者,往往越是齷齪無恥。我若寫小說這麼寫,寫出這樣一些極為典型的戲劇化人物,你一定會覺得我寫得很爛,怎麼可能會有人這麼誇張?但是,事實真相就是這麼離譜。

人性有好有壞有善有惡,人性之陰暗醜陋自然也就不足為奇。比較稀奇的是,這個島對於最基本的是非善惡居然普遍完全不在乎,只在乎敵我;只要顏色對了,只要立場一致,只要你同我一起站在主流的一方,那你就是好人,就是英雄;反之則是敵人,而敵人就等於壞人,對於壞人就不擇手段去傷害他都沒關係。

任何處境,就算再怎麼艱難,只要你在乎,那個美好的東西總有一天就會恢復它應有的美好;但如果根本沒有人在乎,它就永遠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