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228.jpg其實我阿媽的家庭應該算是最痛恨國民黨的一群,因為他們家是地主,土地改革之後許多土地都被徵收,我阿祖氣憤萬分,這些地都是他們努力正當經營得來的,也因此抑鬱而終。但是沒有土地改革,才真的會有更多不正義,農業發展也會因此受阻。現在拿這些,以這個時代的標準來鞭那個時代的屍,是不是也是一種不正義?

----------------------------------------------------------

 

(轉文)
我跟大部分人一樣,一直都以為228是國軍殘殺本省人,
最近接觸到更多資訊才知道228的真相是日倭跟台共、流氓發起的台灣十日暴動,
228~309十天期間本土流氓殘殺了上萬外省人,也有不會講閩南話的客家人遭到誤殺,就像現在的ISIS,非我族類就殺,
但綠營刻意不說清楚,不停扭曲強調3月9日國軍支援部隊到達後之後的鎮暴,肅清,
其實之後的白色恐怖亦是針對外省共諜,
少數台籍菁英遭到陷害波及也是台灣人或日倭內鬥刻意造成,所以領228補償金才8百多人而不是成千上萬人,
而台獨運動是土地改革之後,地主後代不滿才開始的活動,
但綠營台獨刻意混淆,藉此截取228效應的名利。
以下是228那年三月八日之前,二月二十八日之後,這十天發生的事: 

A. 228開始的十天裡外省婦女被迫裸體遊街、裸體跳舞。 
●「......將外省婦女衣服脫盡,遊街示眾,......。」 -「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調查概要報告」「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60) 
●「......萬華車站有一個穿旗袍的少婦被暴徒脫去衣褲,迫令裸體跳舞。.....」 -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B.外省婦女被強姦、輪姦。 
●「......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列祠後山三地之外省人,內有五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污後,那五位女眷於羞辱之餘,均憤極自縊殉難。」 -唐賢龍「台灣事變內幕記」(頁95) 
●「......大溪鎮國民學校女教員被暴徒輪姦,經高山族女參議員李月嬌救護始脫險,......。」 -國防部史政局密祕稿本「台灣二二八事變紀言」「二二八研究」(頁31) 
C. 外省孕婦被砍死,剖腹。 
●「孕婦劉氏被暴徒用日本之武士刀對準腹部插入,立時斃命。......」-「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太平町有某公務員之妻懷孕將產,被暴徒剖腹,將胎兒取出擲地。....」-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D. 外省小孩被毆打、摔死。 
●「有些流氓模樣的青壯年,則妨效日本人頭綁白布巾,口罵『支那人』、『清國奴』不分青紅皂白地找出外省人毆打出氣,連就讀於台北女師附小(現台北市立師院實小)的小孩也無法倖免,慘遭拳打腳踢後,還被推入學校前的深溝中。......」 -戴國煇、葉云云「愛憎 
二二八」(序言,頁3) 
●「一外省籍之五歲小孩,隨母出街,為暴徒瞥見,......此小孩亦被暴徒用力扭轉面部,倒置背後,即時氣絕斃命。......又一小孩被暴徒將雙腳提起倒吊,頭部猛向地上猛擊斃命。」 -「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E. 本省人四處搜尋外省人以洩忿,拿武士刀砍殺外省人。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花蓮地方也有一些自海外返台的退伍軍人,著武士刀要追殺外省人。」 -謝鷹毅訪問記錄(行政院,頁2) 
●「他們(本省人)考驗你是否『阿山』(外省人)的方法,一是說『台灣話』,二是說 『日本話』,三是唱『日本國歌』,有一項考不來,那一定是『阿山』無疑,於是輕則毆辱,重則打死,......。」-夏奕「它告訴我們什麼」「二二八研究續集」(頁8) 
●「......下午情形更為嚴重,街上之穿中山裝、西裝及說外省話者多被毆打,...」-「台南鹽政局李熙元關於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致鹽政總局電」「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 
●「二月二十八日當天整座台北城,鑼鼓喧天,......一時秩序大亂,場面失控,凡是穿著長袍馬掛者一律被毆打得遍體鱗傷,抱頭鼠竄,......。」-劉先生訪問記錄(省文獻會,頁348)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601529726661340&id=100004129531567&fref=nf

 

劉紹南:「民國35年中,我父親駐守嘉義機場,到民國36年2月底,發生暴民搶奪日本留下軍械庫,包圍了機場占領了制高點,架上了機槍向機場內掃射,死了一個憲兵,一個機工長,機場警備隊才開始反擊。」
 嘉義暴動最烈,大殺外省人,故白崇禧才從嚴鎮壓。

 @林明正@
 嘉義機場保衛戰的英雄—許天保
 一年一度的年度大起乩結束了,但二二八的歷史卻才剛開始,台灣一堆人只為本省受難者哭喪,卻不問外省受難者誰為他們哭?甚至有些人根本不承認有外省人死傷。
 空軍烈士公墓中躺著一位英雄—許天保,他的墓誌銘上記載著他是空軍第29地勤中隊上士機械士,籍貫安徽歙縣,得年四十一歲;他殉職的原因則是「民國三十六年三月一日,保衛營地陣亡」。
 看到許天保烈士殉職的理由,我就要問許天保烈士為何會因保衛基地而陣亡?沒有人去攻擊嘉義機場,機場需要保衛嗎?官方檔案中記載的更清楚,「嘉義空軍地勤第29中隊隊長魏聚日,督率數十名士兵,與暴徒三千餘人激戰數日,終能確保機場」。請問你們這三千人沒事去機場幹啥?難道是去參觀阿帕契嗎?我看不是吧!
 二二八事變的經過再清楚不過,沒有本省暴民的濫殺外省無辜,就沒有後續軍隊的平亂,歷史不能選擇性解讀,許天保烈士的犧牲,為這段歷史作下見證,也告訴我們確實有外省軍民在事變中死傷。
 今天剛好是許天保烈士69週年的忌日,在此特向嘉義機場保衛戰的英雄—許天保烈士致敬! 

----------------------------------------------------------------------------

整體而言,228就是 

A. 228開始的十天裡外省婦女被迫裸體遊街、裸體跳舞。 
●「......將外省婦女衣服脫盡,遊街示眾,......。」 -「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調查概要報告」「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60) 
●「......萬華車站有一個穿旗袍的少婦被暴徒脫去衣褲,迫令裸體跳舞。.....」 -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B.外省婦女被強姦、輪姦。 
●「......在新竹縣政府的桃園,被羈囚於大廟、警察局官舍與忠列祠後山三地之外省人,內有五個女眷被台灣一群流氓浪人強行姦污後,那五位女眷於羞辱之餘,均憤極自縊殉難。」 -唐賢龍「台灣事變內幕記」(頁95) 
●「......大溪鎮國民學校女教員被暴徒輪姦,經高山族女參議員李月嬌救護始脫險,......。」 -國防部史政局密祕稿本「台灣二二八事變紀言」「二二八研究」(頁31) 
C. 外省孕婦被砍死,剖腹。 
●「孕婦劉氏被暴徒用日本之武士刀對準腹部插入,立時斃命。......」-「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太平町有某公務員之妻懷孕將產,被暴徒剖腹,將胎兒取出擲地。....」-曾今可「台灣別記」「二二八研究」(頁431) 
D. 外省小孩被毆打、摔死。 
●「有些流氓模樣的青壯年,則妨效日本人頭綁白布巾,口罵『支那人』、『清國奴』不分青紅皂白地找出外省人毆打出氣,連就讀於台北女師附小(現台北市立師院實小)的小孩也無法倖免,慘遭拳打腳踢後,還被推入學校前的深溝中。......」 -戴國煇、葉云云「愛憎 
二二八」(序言,頁3) 
●「一外省籍之五歲小孩,隨母出街,為暴徒瞥見,......此小孩亦被暴徒用力扭轉面部,倒置背後,即時氣絕斃命。......又一小孩被暴徒將雙腳提起倒吊,頭部猛向地上猛擊斃命。」 -「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E. 本省人四處搜尋外省人以洩忿,拿武士刀砍殺外省人。 
●「二二八事件發生後,花蓮地方也有一些自海外返台的退伍軍人,著武士刀要追殺外省人。」 -謝鷹毅訪問記錄(行政院,頁2) 
●「他們(本省人)考驗你是否『阿山』(外省人)的方法,一是說『台灣話』,二是說 『日本話』,三是唱『日本國歌』,有一項考不來,那一定是『阿山』無疑,於是輕則毆辱,重則打死,......。」-夏奕「它告訴我們什麼」「二二八研究續集」(頁8) 
●「......下午情形更為嚴重,街上之穿中山裝、西裝及說外省話者多被毆打,...」-「台南鹽政局李熙元關於台北市『二二八』事件致鹽政總局電」「台灣二二八事件檔案史料」 
●「二月二十八日當天整座台北城,鑼鼓喧天,......一時秩序大亂,場面失控,凡是穿著長袍馬掛者一律被毆打得遍體鱗傷,抱頭鼠竄,......。」-劉先生訪問記錄(省文獻會,頁348) 
………………………………………………………… 
1.當時暴民會假冒警察和國軍。 
●應廣明「二二八研究(附錄)」(馬起華,頁254) 
「...(暴民)搶倉庫、彈藥、糧秣,被服用以偽裝國軍,......。」 
●夏奕「它告訴我們什麼」「二二八研究續集」(頁95) 
「事變期中,在『忠義服務隊』臂上出過鋒頭的白布臂章,事變以後當然已經消聲 
匿跡了。但是另一種代之而起的白布臂章,又綑上了台灣同胞的手臂,這是因為 
在變亂期間,許多警察服裝被暴徒搶去,為了辨別真假警察而起的,......。」 
2.暴徒有使用機槍、迫擊砲、手榴彈等武器,並以兒童作為掩護。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新聞室「台灣暴徒事件紀實」(頁5) 
「......(桃園)縣府人員退守警察局,不肯繳械,暴徒遂向警局圍攻,以機槍步槍 
混合掃射,......。」 
●雅三「『二二八』事變的透視」「台灣月刊」第六期(頁5) 
「當晚利用由彰化、員林、大甲運來之武裝暴徒,及埔里開來之少數高山族,集中 
市區公私車輛,以手榴彈、機關槍,分別襲擊各軍事機關,......。」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4) 
「(台南縣)暴徒持機槍三架,迫擊砲二架,至新營及其他各區流竄,搶奪槍械財物。」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事件紀要」「二二八事件文獻續錄」(頁516) 
「暴徒乘坐消防車一輛,以兒童為掩護,中裝武器,企圖向長官公署進擊,......。」 
3.當時民軍全副武裝,暴亂情況非同小可。 
●「劉季園致劉天沂(信)」「二二八事件資料集」(頁308) 
「(民軍)武器:重機槍二十餘挺、輕機槍百餘挺、步槍約一萬枝、彈藥約三百萬發 、手榴彈由大埔接收五千個,又在東勢接收約四千人,小型炮在東勢大埔二處國軍 處繳獲二十餘門。......」 
最恐怖的就是台中科員劉青山, 他也是228賠償裡唯一確認的外省人(安徽) 
事件爆發後,被當地民衆群毆,後被送入台中醫院治療。第二天晚上,十餘名暴徒衝進醫院,割去劉的耳鼻、挖出雙眼,再加以毆擊直至斃命。 

[結論] 
大家覺得像不像電影阿波卡獵逃, 卯起來找不同族群的獵殺, 還是虐殺. 前陣子菲律賓射殺我國漁民, 我們就海空演習了, 而當時這麼混亂, 到底有甚麼理由不出兵平亂? 等外省人被殺完嗎? 

順便附上口述歷史, 是外省受害者陳肇家先生所親身經歷, 新中華兒女攝影. 
嫌影片長者, 我略敘述如下...228前幾天, 已有寫書法的鄰居, 暗示台北有人下來, 要對你家不利, 果真之後暴民衝入他家, 陳爸爸軍人退伍尚有手槍一支, 與暴徒拼命, 但他大伯則被武士刀一刀劈下, 倒臥田中, 幸未死. 後來村長趕到才救了這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4ysCu0wPNQ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2PKUYpHifE 

....................... 
Vincent Yang網絡留言:「228最早的記憶是小時某次看中央日報第二版下半頁, 其中刊登的一段是記述台南憲兵報告說228時一群年輕暴民揮舞刀棒驅趕上百的電信電報局外省員工的老少家眷到台南火車站地下通道後, 在歡呼聲中暴民在地道出入口兩端傾倒汽油點火。 當時看到如此殘忍的報導、對幼小的心靈衝擊簡直是無法想像, 到如今都沒忘掉。 相信中央日報應該會保有50年代的影印膠帶。 228 是1947年,報紙是50年代後期的轉載報告。」

http://www.1949er.org/chat/history.php?1456706105

http://www2.tku.edu.tw/~tmpx/papermenuscan/05.pdf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