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大選結束,網絡上充斥著大量關於中國大陸和台灣關係的信息。主頁菌分享過很多台灣的美景美食,但今天想給大家分享一位從大陸到台灣的交換生對於台灣的真實想法,不談政治立場,只談私人感受。讓大家不只從旅行的角度,瞭解台灣。

 

我對台灣,大抵從小開始就是有一些情愫的。


我還依稀記得小學的我海峽兩岸每期必看,還煞有介事地記下專家的話寫了一篇所謂的評論文章興沖沖地拿給父親看,讓父親十分震驚。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就想做一個外交官吧,後來我果然考進了人大國關的外交系。


再後來,我和朋友受邀赴韓國某高校參加項目,在項目期間,我第一次認識了這麼多台灣人。朋友和一個台灣妹子眉來眼去,於是我們就申請了台灣的交換,我作為一名助攻的僚機,來到了台灣。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和台灣的初次相遇竟然是因為這個。


*


和台灣人的初次交流,是在韓國的教室裡,同行的朋友用ipad在看康熙來了,他們指指點點,終於忍不住問了起來,「你們也可以看這個麼?」朋友喜歡開玩笑,就逗他們說,「不行,我們要是看這個,一個月超過兩次會被警察抓走的,要拘留半年!」


她們竟然全都相信了,眼神裡都是憐憫,那時候我第一次感覺到信息的不對稱。


之後的日子裡都是好的,只不過他們會說你們中國,你們國家,你們中國人,我們台灣人之類的,但是我總是會說大陸大陸大陸,久而久之,他們的用語也變成了大陸,我們的交流沒有任何障礙。我們一起在韓國的大街上壓馬路,暢談著理想和希望。他們說想來大陸玩玩,我們教他們大陸的網絡流行語,教他們喜大普奔。


他們很有禮貌,說話輕聲細語,和陌生人說話言必用敬語,垃圾分類很熟練,寫字很好看,有一個人韓語說得很好,總是幫我們翻譯聽不懂的話,和我們玩得很好。


那時候,我就在想,或許台灣真的像人們說的那樣。是中華正統,是中華文明最後的希望。
我心裡對台灣的好奇與敬重,又多了一分。

於是懷著這種心態,我來到了台灣。準確地講,是中華民國台灣省。臨行前一天,我激動得在廈門沒睡著覺。


初來台灣,我很開心,這裡城市不擁擠,這裡人們很友善,這裡的服務態度很好,設施也很人性。電梯上人們自覺地站在一邊,公共場所裡喧嘩的永遠只有孩子和觀光客,從下飛機開始我感覺到的除了炎熱就是舒爽,入境很開心,找行李很開心,辦電話卡很開心,坐機場大巴也很開心,所有人都細聲細氣不急不忙。臨時找的飯店住滿了,前台小姐竟然主動幫我們聯繫了附近的民宿還把我們送到了房間,一路上給我們規劃了短期的觀光安排還有附近的必吃美食。樓下的大爺得知我們是交換學生高興地和我們聊了好久說他的祖籍是四川雙流。百貨公司裡的櫃姐很熱情即便不買也滅有關係,便利超商裡的店員很周到,每次裝袋子都嚴謹得像漫畫裡方方正正的購物袋。


我看著滿街的美食機車和笑臉,我覺得我似乎來到了大家口中的那個聖地。
台灣真的很像日本啊,巷子,穿著還有民俗。
台灣,真是中國該有的樣子啊。
ARE YOU SURE ?


*


人們對台灣的評價,很奇怪。觀光客愛這裡愛得不得了,覺得這裡是天堂是希望是華人世界的究極夢想是中華正統的最好傳承;但是一旦你在這裡開始讀書工作生活長久居住,你便開始覺得這片土地沒有生氣沒有希望沒有未來壓抑得讓你每天都想逃離。


上一次聽到這種評價,是朋友在談論日本。
我不得不說,台灣和日本很像,方方面面。

 

*

 


我說台灣這個神話破碎了,是有原因的。
它很好,但是並不像大家口中的那麼好,相反,還有些糟糕。

台灣是個發達地區,這大概是我從小到大的印象了,所以初到台灣心裡總是有些敬畏之情的。雖然之前也去過一些地方,但是這可是華人社會的發達地區,我還是很敬畏的。但是台灣似乎卻沒有我想像中繁華的樣子。台北的公共交通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台中的公車10公里以內不要錢確實很不容易,至於高雄的公共交通。捷運只有兩條線路,公車則一等就是十幾分鐘乃至幾十分鐘,雖然有台灣公車通的時間提醒,但是每次苦苦等車不來的時候我都不由得懷念起北京的公共交通。但是不得不說,台灣的交通不會擁擠,高雄的公車永遠有座位,捷運總是空蕩蕩的。我的心情很複雜,一邊懷唸著北京便捷的服務,一邊享受著這邊兒順暢的交通。
不過好在,台灣的計程車並不太貴,較之北京的出租車價格,親切得讓人開心。

我們老師常常說,台灣的經濟是停滯的。他說他剛畢業的時候牛肉麵是90塊錢一碗(以下如不特殊註明,貨幣單位均統一為新台幣),現在他四十歲了,牛肉麵還是90塊錢一碗,他剛畢業工資是22K,現在呢,還是22K。22K,折合人民幣只有四五千塊的樣子,在大陸,實在不能說算是高了吧。電視節目裡嘉賓說結婚的標準是要月入五萬台幣竟有嘩聲一片,那時候我第一次感覺到,好像台灣的經濟,大概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好吧。我在台灣,竟然有了一種在北京沒有過的感覺,那就是感覺生活品質高了,買東西竟然很有底氣。

我對台灣人的評價,大體是以年齡為分界線,很難說具體是多少歲,我只能告訴你是以青年人和中老年人來劃分。台灣的中老年人,在我看來是極了不起的,他們創造了台灣的經濟騰飛,見證了台灣從日治時期到戒嚴時期到民主再到現在的「民粹」和亂象。我想他們是智慧的,也是理智的。每次和他們聊天,他們都會說大陸現在經濟發達了,似乎是在大陸人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隱忍,艱難,為了未來添磚加瓦。他們總是很佩服大陸,說希望就保持這樣的現狀,會想去大陸走走轉轉,會想說自己對中華文化還是有認同感的。他們會說自己是中華民國人。他們很睿智,我很佩服。

但是總是有些台灣人對大陸人很自大,自大到了骨子裡。
比如說大陸妹這種蔬菜,便宜但是質量好。我很難理解,為什麼這種侮辱性的稱呼,會在一個以尊重和包容的地方如此流行,大家如此漫不經心地說著這個詞,絲毫沒有感覺自己侮辱了誰。
這難道是正常的麼?

台灣的年輕人,大概是我見過的最幼稚的一群人了!對,沒錯,NAIVE!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竟然覺得他們的幼稚充滿著鬥爭主義的浪漫與激情。其實只要是個在台灣待過的正常人,都會感覺到很多台灣年輕人的幼稚已經無可救藥。孫悟空的行為叫做鬥爭和浪漫,但是井底之蛙說自己用井就能把天捅個窟窿,這叫幼稚。

他們最喜歡干的一件事情,叫做站隊。台灣有些香港老師的課堂,狹隘保守得簡直稱得上是下作。有些人逢中必反,竟然可以給新疆的打砸搶洗地,竟然可以給東突洗地,他們播放熱比婭的影片告訴我們狡猾的TG在新疆倒行逆施竟然還操控聯合國將東突這種民主鬥士列為恐怖組織,簡直顛倒黑白。我不知道這種人可不可以用沒人性來稱呼,但是我卻知道現場沒有任何一個台灣學生反對他們。他總批評我不用腦,因為我說的話和他不一樣,我被洗腦得太嚴重了。

我以前是是個不折不扣的自由少年,覺得國內的洗腦太嚴重,覺得國內這兒不好那兒不好,但是我去的地方越多我越開始動搖,我見的越多我就越開始反思,好像PRC(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簡稱)真的挺了不起的,好像PRC真的挺厲害的。我總是認為,一個國家的發展是有階段的,在達到一定的強大值的時候,人們會害怕會恐慌,但是繼續發展達到下一個階段的時候,人們會歌頌會效仿,因為在人們眼裡它成了燈塔和希望。我們毫無疑問已經進入了第一階段,至於能不能給到達第二階段,我們拭目以待。


我有預感,會很艱難。和平崛起這件事情以前沒人做成過,中等收入國家陷阱和挑戰者陷阱倒是見過一個又一個。這次是我們上場,賭注是整個國家和人民的未來,而且我們不得不賭。


這就是大國的宿命。

台灣青年所謂的要保護國家,就是學生運動。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地痛罵一些和大陸有關的東西,ECFA 反服貿太陽花,現在習馬會這一我看來完全是增進理解的好事情,他們又在反對在示威。他們似乎反對兩岸間一切積極的信號。他們不甄別不學習就是反對反對加反對,我想請問他們,你們現在的行為,和文革又有什麼區別?


只要是大陸的都是錯誤的,只要和大陸沾邊的都要打倒。
我想請問你們要不要繼續批林批孔人人帶上綠袖箍?

你認為你真的可以保護住國家麼?那我想請問你為什麼你們衝擊立法院的時候視秩序於無物,視警察如寇仇,那為什麼白狼說要會會你們的時候你們跑得比誰都快要徵求警察的保護和庇佑?你們的雙標玩的,我們自愧弗如啊。

玩耳機的有個詞兒叫腦放,我覺得有些台灣青年的腦放一定很厲害,至少我覺得他們用愛發電的樣子能用10塊錢的山寨耳塞聽出IE80的味道,順便也不用聽風電火電了,用愛發的電最棒。

大陸確實是在洗腦,我承認,我也覺得這樣很無恥。但是台灣呢,台灣簡直不能用洗腦來形容,因為他們的腦子打開一看是新的,簡直沒用過。就這樣了他們會反覆地自我洗腦自我洗腦。我們的洗腦好歹被洗腦者自治會思辯會抵抗,但是他們的洗腦是自發的,我認為後者比前者恐怖一萬倍。他們認為自己是民主的,所以他們就是正確的。大陸不民主所以大陸做什麼都不對。

很多人鬧著要台獨,可是連台獨的理論基礎都完善不了。

他們的年輕人很奇怪,反對的淨是一些很自己也搞不明白的東西。先聲明,我從來也不否認台灣是事實獨立。但是他們連民國都搞不明白,連一個中國到底是什麼意思都搞不明白。台灣對大陸出口額佔到百分之三十還要多,算上香港和澳門可以說PRC佔據了台灣貿易的半壁江山,而大陸對台灣的經濟數據由於體量和多元化的原因,比例要小得多。這種數據下,只要你調查過你就絕對不會說出台灣經濟沒了大陸一樣玩的鬼話。

有人說大陸的大學是填鴨,說出這種話的人,我建議他去台灣的大學裡看一看。如果說大陸的大學是填鴨,那台灣的很多大學裡連鴨子都沒有。因為鴨子覺得他們不用吃飼料,他們靠著愛就能活下去,他們一邊在旁邊呱呱叫拚命抵抗著喂食,一邊說奇怪了為什麼自己越來越虛弱。想來想去得出了一個結論,哦,一定是因為大陸!

台灣的老師說得好,台灣是三個人有五所大學讓他上,台灣的年輕人受得磨礪太少了,眼界太小了。


我對民進黨的去中國化很沒有好感,朝代歸朝代,傳承歸傳承。台灣的年輕人很多會問我為什麼大陸不能像台灣那樣依賴美國,我總是會說因為我們太大了。我們的領土比美國大,我們的人口是接近美國的四倍,美國是要有怎樣一種大無私的國際共產主義精神才能不遠萬里全心全意幫助我們發展呢?我們是個大國,大國總要干些大國應該干的事情,人生兒為一個大國公民應該是幸運的吧。


國際關係越學下去越能體會到power的重要性。
所以有時候我很可憐台灣的年輕人。

當然,台灣的老師尤其是中老年的老師是很睿智的,他們對大陸看得很清楚。他們深知法理獨立是兩岸撕破臉的底線,他們也深知兩岸保持現狀才是對的。我有兩位老師,他們曾分別在國軍服役了二十餘年與三十餘年,他們對台灣的未來很悲觀。有一次我們喝多了,他們拉著我的手說他們對台灣的年輕人失望透了。


他們說台灣的將來會沒人談論政治,兩岸的聯繫越來越密切,而政治問題會被所有人遺忘。
他們說三十年前他們深信反攻大陸一定會成功,現在他們只當自己在說笑。


時間是個神奇的東西。

有時候我在想,台灣對大陸的心態真是極微妙的,有羨慕有不屑有嫉妒有驕傲有誤解有謠傳當然也有一些歌頌和讚美。其實他們不必這樣,因為看看三十前的你們,大陸的現在和那時的你們一樣。
為什麼你們開始害怕過去的自己了呢?

 

*

 


我始終認為,人是獨立的人,用幾個標籤去形容一個地區是愚蠢和偷懶。但是這在一定程度上卻是高效和簡潔的。哪裡都有好人有壞人,有理智的人有衝動的人。不管是大陸人還是台灣人,落腳點首先是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有自己的經歷有自己的思想,不要一概而論。


如果非要我給台灣下個評價,那就是:台灣很好,但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相反,在有些地方稱得上糟糕。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批評誰,也不是非要誰高誰低較個高下,只是想紀念一下心中破碎的那個神話,抒發一些近日心中鬱結的情感罷了。大陸還需要走的路很長,很長。台灣需要走的路,也不短。


最後,再次祝兩岸的人民好。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