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

回想太陽花學運那個時候,就是我積極投入政治領域,也是我開始花大量時間在政黑板的轉捩點

當時我剛好在學校做一個有關於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專題,在太陽花學運還沒起來的時候

反服貿抗爭其實在政府談判內容的時候就開始了,他們一開始就用所謂的 ‪#‎黑箱服貿‬ 來大肆的批評政府密室談判,這個時候的"黑箱",是指談判黑箱
後來兩岸談好的服貿條文要送到國內,待國會同意才能開始實施,民進黨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吵有關於 ‪#‎包裹審‬ 以及 ‪#‎逐條審‬

我做報告的時候,背景就是這樣,當時的""服貿黑箱""在花果山並不熱門,最熱門的是所謂的 ‪#‎反旺中媒體巨獸‬

我若不是當時有做服貿專題,我根本不會知道他是ECFA經濟架構下的其中一個部分,而接下來的太陽花學運,我相信也很少人知道

接著,政府辦了20場公聽會(沒記錯的話),全省更有多少說明會,公聽會國民黨也讓民進黨主導多場,當時也決議要逐條審議,以行政命令的規則,在國會逐條審議,但是民進黨霸占主席台、干擾議事等等,用盡所有方法阻擋審議(至今仍一字未讀),最後鬧出了張慶忠以行政命令閒置三個月,可以無條件通過的漏洞,宣布通過服貿,俗稱 30秒黑箱,也就是太陽花一開始 #黑箱服貿 的黑箱來源,這是第二次用黑箱形容服貿

接著,同一批反服貿的青年,在一天晚上串通民進黨立委開側門,太陽花學運就成了

在這當中,我跟朋友大聲的宣傳,沒有一個人明白什麼是黑箱,只知道30秒,同學接二連三的去聲援,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知道事情的緣由,即便是被我說明並且理解的同學,他們還是衝到會場,我的結論就是,他們根本只
是因為 ‪#‎潮‬ 就是風向已經大到如此,論述什麼的,已經無法阻止

太陽花學運的中後期,他們的訴求變來變去,因為外界不少為服貿辯論的文章出現,當時的政黑更是我的彈藥庫,不要說這些大大如何用自己的專業反駁要花多少時間,我一個化學系學生光是爬文加看懂,就讓我期末考直接放掉

太陽花被挑戰,投書也一直發,但是太陽花不怕,他們只要不斷的修正訴求,不斷的調整或是換東西打,他們永遠掌握風向

太陽花當時在立法院有許多野台,好多人去演講,朋友說,這些演講讓他們更了解服貿,了解服貿的 ‪#‎惡‬,這些學生根本看不見投書,也已經聽不見我的反面意見,我被朋友視為深藍支持者,幫服貿辯護的媒體變成統媒,一直到現在

網路上的沉默螺旋已經完備,綠色言論的絕對正確已經出現,到現在只有更強沒有最強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