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昭慧曾發表《動物保護法令,不應「一國兩制」》,提到:「動物往往因『放生』而被補,並且在狹小的容器之內,在等待儀式的過程中,飽受堆擠雜遝之苦;有的放生地點不當,更令大量動物在釋放後,由於無法適應生態環境而大量死亡;許多放生動物則被獵戶、漁民俟機再捕,重新落網。而保育團體更是譴責,部分放生內容,不分凶猛禽魚、毒蛇或外來種,已導致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威脅到人類或原生動植物的安全。」顯然佛教領域並非人人都支持釋海濤的作為,但是遺憾的是卻也毫無自清門戶的行動,也許是佛教本身就有太多付佛外道,早就剪不斷,理還亂了。

根據長期追蹤的保育團體估計,宗教放生是一個每年上千場次,產值兩三億的產業,然而造成的生態影響恐怕遠超過這些產值,畢竟賺到錢的是那些能提供放生團體穩定而源源不絕生物來源的漁獵戶或養殖業者,但是受到影響的卻是不能替自己說話的大自然與被放死的生物,政府至今仍毫無作為。


文章請看:

有什麼恐怖的宗教團體會將千場大屠殺當做志業?


這個法師固然可惡,但是卻有這麼多追隨者,不也反映了台灣人民的素質嗎?

偽善團體,生命教育不能等!
類似的放生行為泛濫到大家懶得說了
主管機關縱容也是讓人很無奈...................

我突然想到以前在台南有個朋友的阿公就是專門養放生龜的… 她還指給我看回鍋好幾次的烏龜,背上給刻滿字

一堆流浪狗在收容所等待十二夜過等著被處死。那不也是生命?為什麼不去救?還是因為救流浪狗他們沒得賺?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