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雖然只有一個,卻會有各種不同解讀;歷史不是只有一個面向,就像是個不規則的多面體。

簡單如一個圓錐,你從旁邊看是個三角形,從底面看就是個圓形。

歷史很難從絕對公正的語言寫出,一定會帶有著者個人的喜惡情感。你要求大家只能讀你的那一套,不從就打就砸,這算甚麼民主?
這是專制,是霸道,是恐怖!!

前朝默默整個大改課綱,要說黑箱,那個才是大黑箱吧?!

 

 

其實可以這樣:不要任何課綱,不要上近代史,大家自己找書看,

 

到時候自己想辦法,考不好別怪人。

 

近代史向來是爭議最多的,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這次幾個調整,其實修正了一些謬誤,像是荷西治台改為荷西入台

 

這兩國有真正"治台"嗎?

 

他們從大陸招了一堆"中勞"只是為了幫他們耕地開墾,把漢人當奴工看待(這些裡面有不少是現在台灣人的先祖),

 

不然哪會有郭懷一事件?

 

殺郭懷一事件中殺了多少漢人哩!!

 

這邊說他們是「治理」-- 對付KMT一直死咬外來政權不放,怎麼除了中國人 其他都這麼賢能?

 

 

除了荷西"治"台這個大笑話外,日本人在台灣,是據台治台也難有定論,

 

日人固然把現代化帶到台灣,有相當多的建樹,然而殖民地人的待遇終究還是次人一等,很難有真正的平等

 

(這點我跟家中長輩以及鄰居耆老都有聊到過,我有時候會跟我家這邊阿婆阿北聊天)。

 

為了替日本人合理化就整個抹煞掉台灣抗日這些人的犧牲,就跟那些說慰安婦是出於自願一樣。

 

 

說穿了就是嫌貧愛富崇洋媚外心態,荷蘭人日本人的屁是香的,還有人發夢想當美國第五十一州,哪來什麼台獨風骨?

 

 

又,拼命咬定程序問題,

如果真的要這樣玩,那麼..... 反課綱學生代表是如何產生的 ?

 

有沒有經過民主的程序 ? 憑什麼代表全體反對課綱的學生 ?

 

有沒有會議紀錄呢 ? 可不可以公開讓大家知道 ?

 

有沒有「黑箱作業」 ?

 

如果有,就請公開,以證明你們自己的代表性足夠。

 

如果都沒有,這些自稱是反課綱學生代表的代表性就不足,只是少數。憑什麼少數強迫多數接受你們的意見呢?

 

你們要求教育部聽你們的,那其他人也要求教育部要推新課綱,教育部到底要聽誰的?

 

 

整段對談的內容看來,被洗腦的是那些學生,只會背誦大人提供給他們的"程序違法",根本不(敢/想)提到課綱本身的內容。思考能力到哪裡去了?

 

 

 

 

    • 昨天看了訪問,似乎慣例是整個流程走完之後,委員的名單就會公布。但是,委員的發言是不會公布的。委員的發言不是會議記錄,會議記錄已經公布了。
      • -- 就是「一直以來」都這樣便宜行事,前朝如此,前前朝也如此,本朝如此時(應該是說這個國家從以前到現在都如此),就被反動了,可以改進但不是立即全盤推翻,這是比例原則。連蔡英文都知道遊戲規則說補正就好(難道小孩生歪了不是用治療方法,要塞回去重來?)因為情結靠修正即可,但是堅持的訴求與態度並沒有大得人心。兩國交戰像一次世界大戰藉口皇儲被射殺就開打,自然有背後許多原因而且人家是個好大的藉口(皇儲),菲律賓老搞我們的漁船我們的處理就是那樣了,釣魚台也沒動火,那是比例原則,我們不可能為了釣魚台或漁船上幾個國民被殺害,就對日本或菲律賓正式宣戰開打,這個也一樣。還有許多救濟方式。沒得談的一直都是小朋友,並且還一直說退了好幾部的教育部什麼都沒動,那是睜眼說瞎話,所以如何複製太陽花引起大規模支持?
創作者介紹

Agony of Sorrow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