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日,與京都大學的都留俊太郎見面。他來台灣是為了寫關於二林蔗農事件的論文,於是來訪,我將家中一些老照片拿給他看,並且講述這些照片背後的故事

我們翻到阿公以前寫的日記,由中文和日文寫,而最前面是他所寫的"東京遊學記",紀錄他在日本大學時代的事情。從阿公的紀錄當中,可以得知當時的台灣人,即使是留學生,還是很有漢民族的認同感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始終係基於美國國家利益考量

1941年美國因為日本偷襲珍珠港而參戰,由於採行「重歐輕亞」作戰方針,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改革一定是痛苦的,馬總統當年就是這麼說的
現在的問題是蔡英文根本沒在做事,只是在做政治鬥爭和政治謝票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民進黨為何隻字不提更厲害、更可怕的《全民皆趴》,你搞清楚了嗎?!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冠軍快出爐了, 拿碗白飯來配吧。
(罐頭含鹽度測試, 以韓國電子鹽度計偵測,僅供個人參考)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當有重大刑案發生時,
受害者為無辜弱小的對象時,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0年代文化大革命前夕,中國出現一批蠢蛋要除四害運動,其中殺光所有麻雀,因此造成各地蟲害農產欠收,如今台灣也出現一批蠢貨,街貓的不存在,是否又是一種漢他病毒的傳播,疫情的開始?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救援詐騙犯,開罰護漁漁民,我們選出什麼樣的政府?
暴力闖入公署無罪,太陽花事件的警察卻還在忙出庭;政府不保護百姓,漁民幫自己爭權益馬上罰;官員攜家帶眷出國吃喝玩樂,卻說 "懂得享受生活才能做好領袖",無恥沒下限!!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met a young Kurdish couple on the flight back to Taiwan. They are very friendly and helpful -- just like many of the Muslims I met (I worked as an area manager in a company and took charge of Middle Eastern market and European market, so I used to travel in those areas). The wife was born in a refugee camp in Iran, then she and her family moved to Denmark. She got education there and becomes a doctor. The husband moved to Denmark when he was 14. He runs a company now. They love traveling and learn different cultures. We talked quite much, and we both agree that terrorism has nothing to do with religion -- it just uses the name of religion. Those who don't get much education, has low income or just full around are brain-washed easily. What those terrorists do has seriously against Koran's original meaning.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灣有些人很愛滿口"難民"、"流民"、"流亡政府",甚至"支那賤畜"等帶有強烈歧視意味的用語。他們自以為是貶低1949年來台的國民政府,其實是在貶低自己,讓人看笑話。尤其是那個自以為是左派,其實是個大右派,專門監督在野黨和前任總統的奇怪在野黨時代力量及其信徒,特別愛給自己出這種糗。

"難民"? 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領土,從自己國土的這部分搬到另一部分,算是難民嗎? 那麼那個向屏東縣政府檢舉了五次黑心油不被受理的老農,受到黑道威脅而搬遷到台灣其他地方,他也是難民囉?

Sorr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